琭唐

我有多大的幸运才能遇见你。

如何养好一只金毛1

接内战 双队长
大概……是治愈的,庆祝我c++比我想的高很多(≧∇≦)
不知道会不会写得有点混乱。。。今天晚上楼道里演了一出大戏,让我现在还有点方🙈🙈🙈我会改的QAQ

tony stark现在躺在西伯利亚的冷风里,他也不知道他的盔甲和队长的盾,到底哪一个更冷一点。
应该是你更冷,对吧,你是被抛弃的那一个,就是那个该死的steve rogers,你陪他出生入死,寂寞地堆在角落里七十年,瞧,他就把你扔地上了。
Mr.stark觉得心口生疼,开玩笑,钢铁侠才不会心疼,这…这只是某种奇特的生理反应,毕竟tony stark刚刚才被暴揍了一顿,这种不同于物理疼痛的感觉应该和仙宫的科学一样有待于研究。
tony stark绝不承认他有些难过,绝对不承认他非常难过。
嘿,就把我一个人留在西伯利亚就行。我绝对不是被扔下的。我在这儿是因为我想呆在这儿。伟大的tony stark喜欢西伯利亚、地上的盾牌还有机械手臂。
在vision和nat把他搬上昆式战斗机的时候,tony stark依然睁着他那双蜜糖色的大眼睛,vision猜它们一秒钟也没离开过cap的盾牌。但显然他不该问什么,Mr.stark就跟他的盔甲一样冰。
natasha在看到tony的一瞬间觉得后悔。与法案或者其他任何东西都无关,她觉得她们似乎合伙从tony身上抢走了一些东西,但她说不上来,这种强烈的感觉压的她喘不上气。
所以她只是看了看星盾,咽下了那句where is Steve ?

一个很好的应对Ross的回复是Mr.stark现在依然在医院昏迷不醒。
这就像clint找到小甜饼一样简单。
Pepper刚看到tony的时候只哭得说不出话,第二天他的姑娘就踩着高跟鞋守着他的一切并计划在我们的tony•中年土豪兼总不听她的话的混蛋•stark醒来之后,醒来之后……

但是tony,你怎么还不醒呢。

tony stark陷入了一场梦境,我是说,tony stark知道他这是在做梦。
他像一个鬼魂一样跟在steve身边,呃,梦境中的steve。
这里也没有tony stark,你看,哪个世界的队长都不太需要钢铁侠。
tony非常想醒过来,他知道有一大摊子事儿等着他呢,但这儿似乎有什么力量在牵制着他,身不由己?钢铁侠真是讨厌这个词。
这个Steve一直呆在stark大厦里,甚至不去晨跑,他手中也没有盾牌,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发呆和画画,tony不太敢去看steve画了些什么。
“这个老冰棍肯定就画他四十年代的故事,bucky啊,Howard什么的。还可能画楼下卖咖啡的那个辣妹,她叫啥来着……”
“Sir,事实上,cap画的大部分都是你。”优雅的熟悉的声音让tony半天说不出话来。胸口一团乱糟糟的感觉,不同于刚刚见到steve的惊讶难过或者一点点高兴,他现在心里满满的委屈,想扑在他的AI身上大哭一顿。
“Jarvis,我,我这不是做梦,我修复了你?”
“准确地讲,是这样,sir。我不太明白您所说的修复,我一直都在这里。”
“那我呢?我说Jarvis,我来了挺长时间的了,我都没看见我自己。大厦里为什么只有Steve一个人,不要告诉我是我想的那个样子。 ”
“很抱歉,sir,在这个世界里,您已经去世了。我刚刚才确定您的信号特征,以及您不会有任何伤害队长的可能性。”
“你在保护他?他为什么不出去,我是说,虽然他是个老冰棍儿,但也不能每天窝在这里。”
“事实上,sir,您留给我的唯一指令,就是尽我所能保护Rogers队长。”
“他有危险?或者他有什么毛病?他的盾呢?该死的他为什么看上去这么惨?”
“sir,队长之前被控制了。他取出了你的反应堆,这直接导致了你的死亡。他现在是被监禁在stark大厦。”
“哦,Jarvis你要知道,我的反应堆被steve砸烂了我都没死呢。我来这儿大概是我在西伯利亚被冻坏了……我是说,Jarvis,队长他,他现在好了,是么?”
“不算完全,Rogers队长想起了一些事情,但根据分析作画是他潜意识的行为。”
“他脑子里有这个,所以他画下来,但他不一定知道是什么?上帝呀,这可,这可真是个好消息。”
Jarvis不再说话,tony其实还想再听他的AI说几句话,有点嘲讽意味得伦敦腔,太stark了。
“Jarvis !cap在画什么!我是说,他画的是他脑子里的东西,我们俩是什么关系……”
“sir,您从小就喜欢美国队长。”
“mute!”
“sir,虽然您不是,但我还是想说,欢迎回家。”
“Jarvis ,我得说,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能再见到一个这样的你,但你得知道,我必须得回去。”
“sir,我很抱歉,我不能识别您是如何到这里来的。”
“我猜你也不想帮我,但我真得回去。有什么资源是我能利用的对吧。Jarvis,我们可以再试一试,让我控制整个大厦?”
“如您所愿,sir。”
“Jarvis?把我和cap……嗯,我们的亲密证明过滤掉。”
Tony现在正飘在Steve面前,一眼望进他湛蓝的眼睛,那里面只有一些疲倦的温柔,让他想要溺死其中。
该死的,tony揉揉眉心。我得回去,回到那个没这么爱我甚至丢下我的混蛋老冰棍儿身边去。
“不然我真心甘情愿在这儿当个鬼了……Jarvis,dummy 还在对吧,现在我们去实验室吧。”他顿了顿,眉头纠结了一会儿,“让我能随时看到cap。”
摄像头转动发出微小的声音,足以吸引四倍听力的steve的注意。他盯着摄像头看了一会儿,终于转过头去,铅笔飞快又极其缓慢的勾勒出一个影子,每一笔都烂熟在心里又小心翼翼地落在纸上。
“Tony。”

评论(9)

热度(38)